首页 > 国内 > 正文

25家化工厂关闭、8%财政收入不要 这座城市要干嘛?

2018-01-10 09:43:48   来源: 中新网    作者:

如何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2016年1月5日在重庆定下基调: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一年关闭25家化工厂,8%的财政收入也不要了,这座城市要干嘛?

  壮士断腕。

  如何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2016年1月5日在重庆定下基调: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两年过去了,长江经济带发展交出了一份绿色环保、产业转型、交通升级的答卷。

 

  关工厂拆码头 昔日长江美景重现

  范仲淹笔下“沙鸥翔集,锦鳞游泳”的画面正慢慢重现,“长江之肾”洞庭湖也因污染整治正恢复“健康”。

  为重现上述盛景,岳阳市洞庭湖区域236家造纸企业中已有234家停产整治,62家苎麻纺织企业中的47家关闭淘汰,禁养区内4000多户畜禽养殖场关停或搬迁,黑臭水体、生活垃圾等一系列影响洞庭湖生态的“病根”得到全面治理。

  “洞庭湖鸟的种类和数量每年都在增加,这就说明洞庭湖湿地环境在不断改善。”湖南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张鸿告诉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2017年11月底已监测到348种鸟类来保护区越冬,鸟的总数与往年相比也再创新高。

  同样,在共抓大保护的要求下,宜昌拿出决心和勇气:2017年全市关闭沿江1公里范围内化工企业25家,并计划完成人口密集区危化品生产企业搬迁工作,到2020年全市长江沿线1公里内化工企业全部“清零”。

  2017年前11个月,宜昌市固定资产投资下降12.6%,地方财政总收入下降8%。用宜昌市发改委主任郭康新的话说,为治理长江环境,宜昌下了“壮士断腕”的决心。

  在武汉,上世纪20年代就在长江武昌余家头段水域建成的遗存码头,与1982年竣工的武汉市自来水公司余家头水厂的环境安全冲突日益凸显。余家头水厂的水安全关系到武汉市武昌区、洪山区、青山区等区域的110余万人。

  “过去余家头的非法码头、砂场成群,环境脏乱不堪,对居民饮用水和长江水环境构成了安全隐患。”武汉市武昌区环保局局长孙凯对记者说。

  因余家头水厂饮用水水源地一级保护区的正式划定,要求上游1公里下游100米不得有任何与水源保护无关的项目存在,这意味着紧邻余家头水厂取水口的码头、沙场面临着整治拆除搬迁。

  2016年6月底,11个砂场、9个码头在余家头的作业成为历史,50万吨堆积如山的砂石料全部转移完毕。

  “铁腕”治理也是转型机会

  上述城市的“铁腕”治理并不是鲁莽冲动,而是有精心安排。

  在对化工企业“关、搬、转”的同时,宜昌与中国化学工程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计划3年内投资500亿元(人民币,下同)促进宜昌化工产业转型升级。

  在泸州,以“退城入园”的方式,把保护长江放在压倒性位置的同时,完成了企业发展的转型升级。

  2015年2月,国务院批复同意建立泸州国家高新区。目前高新区内已有超600家企业,其中吸纳了原先不利于保护长江的存量企业,使企业产能更环保、更节能、更绿色。

  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罗了威表示,泸州市内企业转移到工业园区后,有利于政府更好地管控企业排放,提高其环保标准,并借此升级改造生产线。

  2017年前三季度,长江流域水质优良比例达77.3%,比2016年同期高2.5个百分点;沿江应取缔的959座非法码头已于9月底全部拆除,其中809座完成了生态复绿,恢复生态岸线100多公里。

  在共抓大保护的同时,沿江城市也感受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作为洞庭湖派生出来的自然湖泊,位于岳阳市郊的南湖曾因污废水直排、家禽养殖污染等问题让一片清水死气沉沉、毫无生机。

  在这种情况下,一系列生态保护行动陆续展开:清退湖岸线1000米范围内的生猪养殖数万头、湖内清淤超百万吨、投入近7亿元对水质综合治理并打造南湖黄梅港湿地公园……

  南湖新区管委会主任雷欣感叹说,投入南湖用于生物净化水质的大口鲢鱼每年有100万吨产量,带来巨大经济效益;配套环境治理建设的南湖商圈在2016年5月建成后吸引大批游客,当年2000多万人次到南湖旅游,占来岳旅游人数的60%,推动相关产业发展。

  长江综合立体交通走廊雏形呈现

  2017年12月28日11时,一列满载货物的渝新欧班列从重庆果园港铁路专用线开出,驶向德国杜伊斯堡。班列上,货源除本地产品外,还包括从华东、华南等地集中进港的“铁水联运”货物。

  “这标志着‘丝路与长江的交汇’,‘亚欧大陆最后一公里’贯通。”重庆港务物流集团董事长杨昌学称,此次班列开行实现了渝新欧国际铁路通道与长江黄金水道之间铁路和水路联运无缝衔接。

  在沿江综合立体交通走廊中,水运相对其他运输方式具有运能大、成本低、排放低的优势。建设长江黄金水道,吸引更多适水货源向水运转移,发展铁水、公水、江海联运,极大促进了物流业降本增效。

  中国交通运输部长江航务管理局(下称,长航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长江干线货物通过量达到25亿吨,亿吨大港数量达到14个,万吨级泊位581个,货船平均吨位达到1630吨,连续多年保持世界内河运量第一。

  为促进黄金水道功能与河流生态功能和谐统一,长航局的航道建设生态理念也由“重补偿”向“修复与补偿并重”转变。

  2017年4月竣工的长江中游荆江航道整治工程,共安排2.6亿元人民币建设保护资金,修复陆生、水生生境218万平方米,为避让鱼类的产卵期以及中华鲟、豚类洄游期,合理调整施工方式和时间。

  监测显示,在该区域3个国家级保护区内,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江豚数量较开工前增加15头,麋鹿增加207头。

  长航局也在推进船舶标准化,淘汰落后运力,推广高能低耗示范船型,并强化危险品船舶洗舱管理,打击危险化学品运输的违法违规行为。

  长航局介绍,2017年,长江江海联运量达到14.1亿吨,约占长江干线货物通过量的56%。下一步将推进江海联运、多式联运发展,提升长江航运的综合立体效果。

  长江下游舟山,位于中国南北海运大通道和长江黄金水道“T”型交汇地带,是江海联运的重要枢纽。

  2016年4月,中国国务院批复同意设立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就此舟山港开始承担起“点睛”长江黄金水道,联结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长江经济带的重任。

  今年3月,中国首艘江海直达2万吨级散货船“江海1号”将投运,这是江海联运迈出的坚实一步。“这艘船适海、宜江,改变了以前海船跑不进江,江船只能到江海口的缺陷”,浙江增洲造船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旦说,“江海1号”由海入江直接可开到马鞍山等内陆城市,对提升长江黄金水道功能具有重要作用。

  “长江经济带首先是条物流带,如果能把物流串起来,整个经济带建设会得到很大推动。”舟山市副市长许小月告诉记者,舟山港能够让货物“江出海、海进江”,把重庆、武汉、南京等长江上中下游节点城市串起来。

  在中国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刘占山看来,长江经济带建设对交通提出更高要求,之前各地虽有交通基础,但与发展长江经济带并不完全适应,应打造综合立体交通走廊,“相互配合,做活存量,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不是再进行大规模建设,而是要把原有多种交通形式高效衔接,并且要建设平安绿色交通,着眼于港口、产业、城市一体化协同发展。”刘占山认为,长江正由以前的西中东单向开放转为双向开放、直通内陆、连接世界,全方位的开放格局激活了整个长江经济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