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 > 正文

田雨:从上中戏开始我就演爸爸了

2018-02-07 15:24:11   来源: 中新网    作者:

主演热播剧《恋爱先生》,曾是影视剧里的“姐夫专业户”,最胖时200斤,不认为自己是喜剧演员。

  主演热播剧《恋爱先生》,曾是影视剧里的“姐夫专业户”,最胖时200斤,不认为自己是喜剧演员

  田雨 从上中戏开始我就演爸爸了

  在刚刚收官的电视剧《恋爱先生》中,田雨饰演了一个爱认死理、不懂追爱的“IT男”,一出场就因为救喜欢的女生而被流氓打得鼻青脸肿。

  从电视剧《大丈夫》里的“任大伟”、电影《夏洛特烦恼》里的“王老师”到电影《羞羞的铁拳》里的“马东”,田雨无需扮丑也可以逗笑观众。但生活中,他却自认并没有那么幽默,反而很多时候更像是个“佛系”老干部,走到哪儿都离不开茶杯。

  中戏毕业后,田雨就进了话剧院工作,后来成为中国国家话剧院二级演员。直到不惑之年,他才开始尝试一些胡子拉碴、留卷发、穿花衬衫的喜剧角色。但他从不把自己定义为喜剧演员,也不认为自己“红了”,“因为微博上喜欢我的那些人,还是早年我刚拍戏时就喜欢我的人。”

  最近他受老搭档秦海璐之邀出演了电影《云水》,正经地演了一部讲述轮回、因果的文艺片。“其实每个阶段都会接这类片子,但可能喜剧的传播度比较大吧。有更好的作品出来,大家就会很快忘掉你的角色曾经红过。我不会因为火了,就去接自己不喜欢、够不着的角色。”

  1 别人诗朗诵,他考中戏演小品

  田雨身上为数不多的那点幽默细胞,或许都是小时候留下的。

  上世纪70年代末,田家住在北京平安里的一间平房里。当时唐山大地震的余波未平,每家的床为了防震,都要高出地面1米多。虽然田雨要和哥哥挤在一张床上,但并不妨碍他们玩闹。“当时我和我哥经常披着床单、枕巾,在床上表演骑马打仗。他骑我,我骑他,折腾得床直晃,谁管都不听。”

  那时平安里正在修建游泳馆,工地沙堆直接堆到了人民剧场后面,那儿也成了田雨玩耍的据点。有一天,他蹿上沙堆,发现站在最上面能透过人民剧场的化妆间窗户,“偷看”到京剧演员们化妆、勾脸。“他们的衣服都是花里胡哨的,黄的、绿的、蓝的,看得我特羡慕。”

  之后,田雨时不时就会跑去“听戏”,还会像模像样地搬着板凳和小洗脚盆,坐在家里的九英寸小电视机前陪着姥爷看京剧。

  “刚开始就是觉得好玩,后来上了中学,开始喜欢上音乐课。经常听小虎队,私下也弄弄歌儿本。考大学的时候,我问在音乐学院就读的朋友,搞表演可以考哪个学校。顺其自然就考了中戏,也没想那么多。”

  那个年代考中戏,大多数考生都会选择诗朗诵、舞蹈表演,但田雨却表演了一段小品。就是偶然在翻《读者》时,发现上面一个段子特别有趣,讲的是办公室里各种各样的人如何去讨好领导。田雨就摘抄下来,在考场上表演,没想到就被选中了,“可能我骨子里的那点喜剧细胞就是小时候积累的。只是现在长大了,当了爹,不能再那么调皮了。”

  2 二十出头就演爸,两次救场“桃花源”

  田雨上大学那会儿,学生出去接戏都是普遍现象,但老师却和他说不能出去演戏。同学们慢慢开始小有名气,而他却像个老实巴交的孩子,在学校里埋头排练话剧,“可能是老师对我要求比较严吧,我也没多想。”

  由于当时学校是按照不同类型招的生,20岁的田雨虽面目清秀,但体重曾高达200斤,一度被定位为“武生”“老生”,“可我挺开心的,因为我能尝试各种有年龄跨度的角色,有年轻人,也有七老八十的。二十出头我就开始演爸爸了。”

  表演系本科班毕业时排练了四台大戏,田雨一人就主演了三台。其中一部讲的是改革开放的正剧,需要慷慨激昂;还有一部是喜剧《仲夏夜之梦》,需要大幅度的肢体动作。虽然已经过去了快20年,但他依然能复述出剧本,“因为我真的很惊喜,才明白老师为什么没让我出去接戏。至少我在学校里把所有舞台上的底子打得扎扎实实。”而田雨也因为主演了这三部大戏,顺利进入青年艺术剧院,成为一名话剧演员。

  1999年,他出演了第一部作品——电影《真心》,随后又接演了不少电视剧,直到2002年他才真正演上话剧。此后的十年里,他保持着一年一部话剧的频率,林兆华的《厕所》、田沁鑫的《明》,以及在赖声川导演的话剧《暗恋桃花源》的不同场次里,他分饰过袁老板和老陶两个角色。田雨说,出演《暗恋桃花源》是自己的梦想,但更多是为了救场,“第一次是因为何炅有事,我去演了袁老板。第二次是喻恩泰有事,我去演了老陶。”但赖声川却说,“田雨演的袁老板场次并不多让我一直觉得可惜,而他饰演的老陶则是最接近李立群版本的表演。”

  但自2013年开始,随着出演的影视剧作品越来越多,田雨再没有登上过话剧舞台。“我竟然这么多年没有演过话剧了……”他回忆起2013年最后一次出演话剧,还是他人生的第一部话剧《萨勒姆的女巫》十周年复排的纪念场。

  但他说,如今只要一有时间,他还是会去看《暗恋桃花源》。“如果有好的剧本和团队,我会回到舞台上,算是初心吧。”

  3 老朋友邀约从不拒,即便只是露一脸

  看田雨的履历,你会发现,他喜欢和“老朋友们”合作。他不曾对任何“老朋友们”的邀约“say no”,“因为你能碰到一个气场合适的伙伴真的不容易。”

  2000年,姚晓峰导演正在为其执导的第一部作品寻找演员。当他邀请田雨出演时,田雨正巧在拍摄电影。但理念相投的两个人结下了不解之缘。直到2005年二人首次合作,随后,姚晓峰几乎每拍一部作品都会邀请田雨。十年后,当姚晓峰筹拍电视剧《大丈夫》时,虽然田雨正在辽宁赶拍电影,但他宁愿辽宁、北京两边跑,也还是接了。在剧中,田雨饰演了一个油嘴滑舌的“前姐夫”,虽然戏份不重,但却十分接地气儿。他也因此成了姚晓峰作品中铁打的“姐夫”:《虎妈猫爸》中佟大为的“霸气”姐夫,《小丈夫》中杨玏的“煮夫”姐夫……在外界看来,那两年他几乎都在演家庭戏。“其实并不是我刻意要转型,主要是我跟晓峰导演合作得真的很好。每次他的戏找到我,角色和剧本我也喜欢。”而刚刚收官的《恋爱先生》则是田雨与姚晓峰的又一次合作。

  同样,电影《钢的琴》导演张猛也不例外。二人是老同学,刚毕业那会儿都没工作,田雨四处走组串戏,张猛就给别人写剧本。有半年多他们只是窝在家里拉片、聊戏。“那种关系不是拍部戏就能培养出来的,而是太多的共同记忆。”之后田雨在事业上率先迈步,但张猛直到2007年才执导了首部电影《耳朵大有福》,“他来找我,我肯定要演。”随后的《钢的琴》《胜利》,在张猛作品的演员名单上,都会出现田雨的名字,“这些年他一拍戏就跟我说,我只要有时间就一定得露一脸,即便就是一脸。”

  2015年,因为电影《夏洛特烦恼》里的“王老师”一角,田雨打入了喜剧领域。“‘夏洛’是在拍完《大丈夫》后,和新丽传媒合作得非常愉快,后来新丽的很多作品也都来找我,才有了‘夏洛’和《妖猫传》。”同样因为“夏洛”,开心麻花也成了田雨志同道合的新伙伴。《羞羞的铁拳》上映时,有人戏称田雨与沈腾、马丽为“铁三角”。田雨笑笑,“我只能算是外援。”

  新鲜问答

  新京报:据说拍电视剧《小丈夫》时,你一下瘦了20斤,但近两年好像又胖回来了?

  田雨:我肉眼看着还行,上镜就胖。其实这么多年所有导演都跟我说,你得减肥,减肥之后你就能怎样怎样。《小丈夫》的时候导演说我必须变化一下,我就很痛苦,早上起来一个鸡蛋,中午一个鸡蛋,两个月很快就瘦了。

  新京报:为什么现在狠不下心减肥了?

  田雨:我嘴壮,喜欢美食,交了好多朋友都是做餐饮的,我又吸收特别好,但消耗少。

  新京报:你知道在《恋爱先生》的宣传海报里,把你P得大家都认不出来了吗?

  田雨:当时我看那图吓一跳。好多朋友还发微信祝贺我终于瘦了。但等剧一播,他们说,原来你还是那么胖。

  新京报:这些年工作那么忙,家里其实都是妻子在操持吧?

  田雨:对,她一直对家、对孩子都是全情投入。回头等两个孩子大一点,她应该会继续工作。因为她很热爱这个事业。

  新京报:会鼓励孩子选择演艺这条路吗?

  田雨:看她们。我们选择的职业,也不是小时候父母想让我们干的。培养小孩得花时间观察,孩子都是一段时间喜欢这个,一段时间喜欢那个,得让她们多见识。但最终干得怎么样,会不会遇到挫折或者贵人,我也不插手,儿孙自有儿孙福。

  【奶爸的日常】

  曾想带闺女尿布去拍戏

  演过这么多影视剧,但最让田雨得意的“角色”却是——2013年大女儿出生,他成了一名父亲。很多人笑他是“老来得子”,才会变成女儿奴。因为女儿出生后,尿不湿都是他来换,“拍《大丈夫》时,我恨不得带块女儿用过的尿片去拍戏,想她就闻闻。”也因为陪伴孩子的时间太少,他每次在剧中饰演父亲,都会在台词里加入点自己当爸的理解。

  而这样的遗憾在2016年得以弥补,田雨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二个“小情人”。据说原本预产期当天,他正好在外拍戏,但迟迟没有动静。等到他提前杀青回京,二女儿才呱呱坠地。而这位曾经宣称“有了家庭,可以更放心地在外打拼”的男人,推掉戏约,在家陪伴女儿近半年,“老大从牙牙学语到学走路,我基本都不在家,但这其实是她一辈子最珍贵的经历。所以老二出生后,我抽空就回家陪她们。”

  如今,你见到田雨会发现他成了“炫女狂魔”,采访时他常忍不住与外人分享,“现在我姑娘老是没事披个床单、枕巾,戴上小头冠,穿着塑料高跟鞋,扮公主。我老说她跟个神经病似的,但后来一想,我小时候也这样。”在摄影师为他拍照时,他会突然笑着说,“老大今天要在这儿,肯定恨不得站在椅子上蹦。我们老二性格就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