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正文

视频网站 你为何对未成年人“难设防”

2018-03-19 15:45:34   来源: 中新网    作者:

沟通无效后,家长终于将事情的经过发到了魔兽世界玩家社区,经过一些魔兽玩家以及微博转发并转给了共青团中央等账号后,事件的影响逐步扩大。

  视频网站 你为何对未成年人“难设防”

  谁缔造了“科里斯”?

  近日,一位魔兽老玩家以“心痛不已愤怒不已的妈妈”为题发表帖子,控诉B站的一位UP主“科里斯”(UP主指在视频网站、论坛、ftp站点上传视频音频文件的人)让自己的10岁女儿做各种不良的事情。两人的聊天中,“文爱”、“白丝袜”、“包养”等词语不时闪现。

  随后,少女母亲找到这位UP主尝试沟通,不但没有获得道歉,反而被怼:“我有绝对的自信,夺回我对事情的主权和道德的绝对制高点。”这位UP主将两人的对话记录公布到B站评论区,竟然收到了不少同龄人的强烈声援,评论中不乏对这位母亲的言语攻击。同时,“科里斯”在聊天中继续“指导”少女离家出走,甚至以自杀等方式来对抗家长。

  沟通无效后,家长终于将事情的经过发到了魔兽世界玩家社区,经过一些魔兽玩家以及微博转发并转给了共青团中央等账号后,事件的影响逐步扩大。

  3月12日晚,B站就此事发布声明,对“科里斯”的账号进行永久封禁,同时对网友反馈的相关内容进行筛查和下架。3月15日,B站再次发布了新公告,宣布将启动“青少年防火墙”和“青少年权益保护中心”,开启内容分级制度,强化举报入口,通过大数据从严过滤不良信息等措施。

  3月16日,当事家长发布声明称,“科里斯”的父母已经通过电话向自己和女儿道歉,“我选择了原谅,并接受了他们的道歉。”她呼吁媒体和网友给予“科里斯”改正的机会。同时,她也提醒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应该更多地关注是谁缔造了这个“科里斯”,应该更多地关注我们的网络环境。

  那么,到底是谁缔造了“科里斯”?

  “三年起步,血赚不亏”

  “科里斯”事发地B站全称为哔哩哔哩(Bilili),和A站(Acfun)一起并称国内ACG(A动画Anime、C漫画Comic、G游戏Game)文化,即大众俗称的二次元文化主阵地。目前两家网站对于国内动漫爱好者的影响力处于垄断地位。今年3月2日,B站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IPO招股书数据显示,该网站用户日均使用B站时长76.3分钟,正式会员第十二个月留存率超79%,用户群体中81.7%是出生于1990-2009年之间的年轻人。这组数据显示了B站不同于其他网站的用户特征——日常社交活跃、黏度超强、未成年人占绝大多数。

  然而,当这种特征与ACG文化挂钩,却不可避免地产生问题。众所周知,和电影、电视剧、综艺一样,ACG向全年龄段用户提供内容,其部分作品中不乏暴力、情色元素,更何况源自日本的ACG文化中天然自带“萝莉控”、“正太控”等儿童色情色彩,有些作品即使在日本也被限定为“18岁以下禁止”。但这些内容被传入国内,或者作为基因被国产ACG以及各种衍生品“继承”时,在没有分级制度的前提下,对所有观众开放时,未成年人就成了最薄弱的一环。

  A站、B站中,未成年性骚扰重灾区是“幼女控”、“正太控”、“萝莉控”等内容的视频和番剧区。2017年,B站UP主“智障小烁”录下了其猥亵年幼的亲弟弟的视频,被永久禁号。然而,各种“控们”从来不缺乏“新玩法”。按照刑法,与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最低判三年有期徒刑,最高死刑。这一规定最初被简称为“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但很快部分“萝莉爱好者”就“发明”了一个新说法:“三年起步,血赚不亏”, 故意曲解法条原意,意指即便判了三年甚至死刑,和幼女发生性关系也不亏。这种弹幕一度在两站中频发。2017年5月,B站发布公告,禁用“三年血赚”等低俗梗。

  “科里斯”事件发生后,B站再次将“萝莉”、“正太”、“幼女”等纳入禁用语,在3月7日到3月15日期间,共有16个ID在弹幕中发布色情、低俗和人身攻击信息受到“封禁7天”到“永久封禁”的处罚。

  同时,B站承诺建立专门的青少年保护体系,并在未来三个月内全面落实运行。主要措施包括:第一,将在正式会员答题(100题)准入制度的基础上加强身份认证措施,对于未经身份认证的用户或身份证显示为少年儿童年龄段的用户,将采用专门的策略进行内容展现和社区权限设置。第二,通过官方标签或用户标签等方式对内容展现机制进行优化。疑似不适合少年儿童年龄段用户在无陪同、无引导等条件下观看的内容,将不对其展现。第三,建立“青少年权益保护中心”,通过大数据分析、关键词管理等措施,从严识别并过滤对青少年的不良信息,等等。

  众多视频网站都存漏洞

  疗效将在未来几个月逐步显现。然而,问题依然存在——即便B站管住了,那么其他网站呢?微博上一位网友爆料,自己受到了“科里斯”事件的牵连,已经上传B站的两个原创视频明明已经通过了审核,又被牵连(下架)了。“没办法,试试发微博吧,其实只是普通的黄段子而已……”果不其然,视频很黄,还是B站严查的萝莉题材。而且,这并非孤例,评论区中有人留言,“封了好多番,B站都快搬到微博上了。”

  不仅是微博,被B站禁用的关键词在其他网站上都能照常使用。3月17日晚上6点左右,北青报记者在一些视频网站上进行了关键词搜索。

  其中,在B站“竞品”A站上,有关“萝莉控”的搜索结果是9818个,“正太控”的搜索结果为362条。爱奇艺上,搜索“萝莉控”能找到约11.1万个视频,“正太控”共找到约55.4万个视频,优酷网、腾讯视频虽然没有显示搜索视频的数量,但都提供了10到20个网页展示,每篇网页上有10到20个不等的视频连接,大多为不雅内容。

  以上这些视频,均对未成年人不设防。因为,目前国内的视频网站在用户登录和注册之前都可以使用。注册程序中,虽然在相关部门的要求下增加了手机绑定和身份认证,但这两条限制对于未成年人的保护意义不大,该看的可以看到,不能看的照样可以看——这就是“科里斯”事件中15岁的“科里斯”和10岁的女童所沉浸的网络环境。文/本报记者 祖薇

  解决之道

  《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列入2018年国务院立法工作计划

  “科里斯”之类的事件解决难点在于,与互联网共同成长的“千禧一代”在参与和使用网络方面有着迥异于前人的需求与习惯,对于他们的保护并不是全面断网、贴身盯防能够解决的。

  2016年发布的《第八次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状况调查报告》显示,91.9%的未成年人有使用互联网的经历, 56.4%的未成年人首次触网年龄在10岁以前……同时,超九成未成年人在上网时遇到过种类多样的不良信息,其中63.4%的未成年人在上网时遇到过广告推销,42.2%的未成年人上网时遇到过骚扰信息。

  2016年10月,我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了关于《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草案第八条提出,任何组织和个人在网络空间制作、发布、传播以下不适宜未成年人接触的信息,应当在信息展示之前,以显著方式提示“可能诱导未成年人实施暴力、欺凌、自杀、自残、性接触、流浪、乞讨等不良行为”等内容

  此外,草案中还增加了公共上网场所有预装过滤软件的义务、强化了未成年人个人信息和隐私的保护、规范了网络沉迷矫正活动,并针对网络欺凌问题作出了特别规定。

  3月14日,国务院2018年立法工作计划发布,《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被列入计划之中。

  立法之外,在未成年人权益的保护上,来自家庭和社会的沟通和监管以及视频网站的主动防护同样必不可少。尤其是后者,作为内容提供的主体,仅靠平台防沉迷系统出了事才屏蔽相关关键词、删号等操作是远远不够的。以“得青年人者得天下”为战略目标的互联网企业有技术、有能力、更有责任主动照顾好未成年人在平台上的一切活动。对于他们,“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二维码